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鬼灭之刃 > 文章 > 分析 >

讨论鬼灭之刃的四种悲剧感

时间:2020-01-16 来源:未知 作者:tjc8730

   鬼灭之刃这个近年来异军突起的爆红热血漫,在2019年漫画O榜销量超过海贼王,我觉得很有必要分析一下这部漫画能达到如此成绩的原因。就我个人而言,想弄明白凭什么这部漫画能夺去我一大串的眼泪(笑)。本篇着重于讨论故事情节。

  鬼灭之刃大概可分为四种悲剧感:

  1.壮烈牺牲引发的悲剧感。

  2.深沉的爱引发的悲剧感。

  3.巨大隔阂引发的悲剧感。

  4.人类恶意引发的悲剧感。

  一个主题想要打动人,必然要有优秀的情节作为支撑。主题是骨架,内容为血肉。接下来具体谈三个例子。

  1.上弦之三

  上三反复强调过厌恶弱者这点,在漫画156话中上三取回记忆后给出了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生前厌恶那些偷偷下毒的卑劣之人,另一方面是厌恶身为弱者的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最珍视之人,还自暴自弃做出了惨无人道的复仇。成为鬼失去记忆后,这股恨意就转化成了极端的弱肉强食法则。而唯一例外的是上三不杀不吃女人,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潜意识对恋雪的爱让他保留了最后一点人性。

  卑劣、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类的恶意,造成了师父和恋雪的死亡。这股恶意又吞噬了上三的理智,上三做出了惨无人道的复仇,之后经由无惨之手,由人类的恶意诞生出的复仇之鬼真正成为了鬼。

  在漫画156话上三内心的挣扎中,师父和父亲在一边,无惨在另一边,当无惨要重新占据上三内心的时候,恋雪出现瞬间把上三拉了回来。在漫画154话中上三内心独白说【一定治好你(指恋雪),救你,保护你。我那无聊的人生,完全是由一大堆胡言乱语堆砌而成的】。上三越是自责,越是否定自己,越是绝望,那么越是突出对恋雪的爱之深。是恋雪让上三重新找到了自己该守护和爱的对象,恋雪如黑暗中温暖的曙光将少年上三拉回了正道,也间接安抚了上三内心失去父亲的痛苦和对社会的憎恨。

  在上三消逝前,无惨利用变强和不甘心的情感诱导上三,差点就成功了。上三对于【我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永远在身边保护你】,这个曾和恋雪许下的约定抱有巨大的执念,解铃还须系铃人,恋雪的爱和包容才能让上三放下执念。

  上三的故事把悲剧感表现得淋漓尽致。上三偷盗钱财来治疗重病的父亲,父亲为了不拖累儿子选择自杀。上三没能守护好师父和恋雪,愤怒地屠杀了整个道场,变成鬼后重复了上百年杀戮。最后在恋雪的怀中逝去,获得了迟到几百年的救赎。

  在上三这一战中,女性漫画家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了,极尽手段的煽情。随着上三故事一步步深入的揭露,最后那句【欢迎回家,夫君】,直接击破读者的内心防线,哭,都给我哭!漫画就已有如此强大的感染力,动画如果好好做这段的话,简直难以想象。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上三一直在反抗这不讲理的悲剧命运,即便从来没有束手待毙,也无法取回自己被命运夺走的事物。人所能掌控的只是命运洪流中属于自己的一小部分,可有时就算是这一小部分也可能因为天灾或人祸而猝然消逝。个人在世界面前对于自身命运即便力有未逮,也并未放弃抗争,悲剧感从中便油然而生。

  这里要说一点,本作习惯于使用已故人物的灵魂交流来煽情,虽然有点犯规,但确实卓有成效。逝去之人的音容笑貌留存于记忆中,产生梦境般的幻觉也说得通。或者说本作的设定上存在天堂和地狱的概念。这点不必过于纠结。

  2.漫画126话祢豆子踢飞炭治郎

  很多作品都讨论过一个烂俗的问题,如果自己最爱的人和世界(或者一些人)中只能拯救其一,那应该选择谁?选择最爱的人,对其他人就是见死不救。选择其他人,让自己最爱的人逝去也是巨大的痛苦。这个选择无比艰难。

  怎样才能深化一个人物的形象?一个简单的方法是,让人物在信念冲突的时候做出可信的选择。可信的意思是,这个人物的所作所为合情合理,从人物的过去经历能够推导到现在的行为。至于如何搭建信念冲突的故事情节和环境,就看作者的水平了。

  漫画这里画得非常好,炭治郎是绝无可能放弃祢豆子的,仅剩的最后一个家人,自己豁出性命也要保护的妹妹。炭治郎的自私让其人物塑造更加真实复杂,哥哥对妹妹的这份爱就算是盲目的,也令人动容。如果此时不解决上四,村民会死,恋柱会死,上四可能还会逃掉引发日后更大的牺牲,后果非常严重,炭治郎也会因为见死不救和舍弃鬼杀队的职责而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炭治郎对妹妹的感情就是深到了这种程度,哪怕背弃了自己的信念,也要守护祢豆子。这个选择对于一部少年漫来说过于沉重和残酷了。

  祢豆子当然能感受到炭治郎的矛盾与纠结,知道哥哥对自己的亲情之爱有多深,也明白自己被阳光照到就会化为灰烬。祢豆子想活也能活下去吧,有哥哥为她遮风挡雨,别人也不会来苛责她。但祢豆子选择牺牲自己,踢飞了炭治郎,之后露出的微笑更是催人泪下。此刻祢豆子的形象也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祢豆子的觉悟甚至在炭治郎之上,她对哥哥的爱丝毫不比哥哥对她的爱少。正是因为兄妹情深,她不想让炭治郎由于自己而铸成大错,不想让自己阻碍炭治郎去做他该做的事,所以才一脚踢飞炭治郎。深爱一个人,就是成就一个人,哪怕要牺牲自己。祢豆子笑容的含义,大概是表示自己牺牲没事,让炭治郎放心去追鬼,同时也是对哥哥保护自己的这份自私深情的感谢和欣慰。这个微笑,又像是小女孩恶作剧后露出的笑容,以生命为代价的恶作剧。从这种“恶作剧”的角度看,生命的重量似乎突然变轻了,一个两难抉择的严肃场景披上了嬉闹的色彩,这一踢冲淡了分离带来的悲剧感,这一笑安抚了死亡带来的悲痛感,兄妹之间的情谊和默契尽显无疑。

  3.缘一和岩胜兄弟

  缘一和岩胜两兄弟的悲剧在于他们从没有掏心窝地跟对方交流,岩胜陷入对缘一的完美自恋幻想中。

  岩胜被困在绝对理想化的缘一的虚像中。因为小时候完全被缘一比下去了,曾陷入自己被废掉抛弃的恐惧中,虽然由于缘一逃走避免了被抛弃的下场,但这种因为【不如缘一】就会被否定自我价值的恐惧感一直烙印在了岩胜心中,这是岩胜对缘一厌恶感的根源。

  漫画177话中岩胜的内心所想【我一直以来可怜的那个弟弟,原来远比自己优秀得多】,岩胜嫉妒憎恨缘一,一直以来都是对童年时代的重复。这个童年模式的本质是【事情做得不如缘一,不够完美,自己就没用】。岩胜成家后本该摆脱这种童年思维惯性,获得心智上的成长,明白需要追求的是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但与缘一的相遇让岩胜失了智,【不如缘一】的嫉妒与憎恨再度袭来,甚至让他抛弃了家庭。讽刺的是,岩胜的家庭美满是缘一最为渴求之物。应了一句老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作为月之呼吸的使用者岩胜已经足够优秀,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完美自恋---不能不如缘一,岩胜选择成为鬼。而这样的完美自恋偏偏又被老年的缘一所打破,让岩胜的病情加重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178话中岩胜逝去前的困惑【我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才出生的呢,你能回答我吗,缘一】,答案很简单,放下对缘一的完美自恋的幻想,仅仅是成为自己就好。缘一如果能跟岩胜多谈谈心里话,应该能解开岩胜的心结,解铃还须系铃人。

  不过本作对于两兄弟之间的情感描绘可能有点剧情杀的意味,因为漫画187话中从缘一对珠世展现了超高的观察力来看,缘一对鬼都能表现出情感细腻的一面,那就更应该意识到岩胜对自己的看法,没理由对岩胜的“心理问题”置之不理,最后令岩胜崩溃成为了鬼。还有种解释是,岩胜平时表现的太正常了,让缘一完全没察觉到异常。如果说缘一愿意在岩胜面前多谈谈自己的过去,让岩胜了解到自己并非一个完美的人,也会因为老婆的死亡而伤心欲绝。那么岩胜一旦意识到缘一也是一个会感觉到痛苦的人,缘一完美人格的神化形象就能自动破碎掉了。这里算是对两兄弟关系塑造不够好的地方。

  两兄弟互相理解的关键,说来也简单,分享各自的痛苦就行了。但就是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做不到。两兄弟关系的悲剧性体现在,隔着一层雾脑补了对方形象,始终没有打破双方关系下的心之障壁。

  鬼灭之刃这部热血漫不追求宏大世界观下的史诗叙事,而是在一个很小的世界框架下,来探讨人物与悲剧性命运的抗争。被悲剧性命运吞噬的鬼们,牺牲自己和奋战着去对抗悲剧性命运的人们,当然最后一定是人类付出惨重的代价取得胜利。

  jojo里说【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鬼灭之刃170话里则说【生而为人,死而为人,是我们的骄傲】。鬼灭之刃里鬼杀队与死亡相伴的意志和勇气,正是斩杀恶鬼的利刃,直面名为死亡的悲剧,一路奋战,鬼灭之刃的热血程度也不逊于过往任何一部热血漫。

  最后期待鳄鱼能给鬼灭一个完美的(团灭)结局。